输送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输送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露露一堂课七万事件产业链揭秘做号收入背后故事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 00:39:57 阅读: 来源:输送线厂家

­  然而这一事件除了“教育大家要会打标题”,并不会改变什么

­  日前,知名自媒体人士“三表龙门阵”(以下简称三表)发布了一篇题为《河南女孩露露给我上了一堂七万的课》的文章,文章称,他的企鹅号被盗用,盗号者将他的账号更名为“露露”并持续一天更新五篇娱乐八卦文章,竟在60天里收获平台各项收益合共75196.37元,平均每天收入过千元。

­  腾讯回应 少部分企鹅号被盗

­  事情迅速在朋友圈传播并发酵,其后有消息称,腾讯公司已经对“露露事件”过问,一场内部反腐即将开始。3月13日,腾讯集团市场公关部总经理李航对外回应称,“不法分子对部分企鹅号进行撞库,少部分企鹅号被盗”,以及不存在“因为露露事件,内部反腐即将开始”一说。

­  针对李航代表集团作出的回应,作者三表认为,其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做号行为对于平台和内容创作者的伤害。为此,他又发布了一篇名为《露露事件背后是腾讯资产的流失》的文章。据悉,该文得到腾讯CEO马化腾的关注。文章发出后,马化腾评论表示:“说得很好,值得团队警醒。”并打赏了200元。

­  事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,或许正如三表自己所说,“无意也无力扭转任何内容平台的既有生态”,毕竟,日入过千元谁不想要呢?就看你是否懂得“合理利用规则”了!

­  事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,或许正如三表自己所说,“无意也无力扭转任何内容平台的既有生态”,毕竟,日入过千元谁不想要呢?就看你是否懂得“合理利用规则”了!

­  收益可观:400字文平台分成6000多元

­  据三表在文章《河南女孩露露给我上了一堂七万的课》中介绍,他大概是在2014年开通了腾讯旗下的一站式内容创作运营平台企鹅号,由于几乎没有阅读量(也没有收入),他也就没怎么去管这个号。直到3月11日,他偶然再次登录企鹅号,竟发现被盗号了,“三表龙门阵”变为“娱乐与露露”,账号头像和所有主体信息也都被更换。被盗期间,他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平台方的提醒或警示。

­  这不是最重要的,重点是,三表发现,“娱乐与露露”在创作的第二天便有了收益,最高一篇文章的收益为1.2万元,60天累计下来获得平台收益高达7.5万元。而在没有盗号之前,“三表龙门阵”的企鹅号没有产生任何的收益。

­  据三表统计,盗号是从1月12日开始的,也就是说“露露”盗号后已经“存在”近两个月了。而在这两个月内,“露露”开始她八卦娱乐风云的写作生涯,成为“做号集团”流水线的一个操作工,以每天五篇的速度一直更新到2019年3月11日。

­  至于内容质量,只要一打开文章,大家都秒懂为什么“露露”能稳定日更五篇了。像在《杨幂恢复单身之后,机场被男生求婚,杨幂5个字暖心回应》这篇里,其实就是一句话的扩写,这句话是:有个男子在机场高喊杨幂嫁给我,杨幂说“等我长大吧”。全文400字,配了三张图,从平台获得6000多的收入。

­  流水线生产的“做号集团”

­  三表自己分析,该事件或是“做号集团”所为,李航也在其朋友圈回应时表示,平台上存在“做号集团”和洗稿问题。

­  其实,这一现象之前就曾多次暴露过端倪。2018年5月10日,上市公司瀚叶股份发布了一个重大资产重组预案,收购深圳市量子云科技有限公司100%的股权,后者旗下有多达981个微信公众号,累计粉丝2.4亿人,而收购价高达38亿元。令外界惊叹的是,量子云运营众多微信公众号,却只有50个编辑,平均年龄26岁,算下来每人平均负责运营19个公号。

­  之后陆续有做号产业链上人员对外界透露了当中不少的“生产过程”,有兼职过公号工作室的大学生就透露过,“做号”就是流水线作业,公司会注册大量的自媒体平台账号,然后一个编辑带几个大学生批量操作,“只需要准备好素材,素材网上很好找,然后想好标题,再分配给写手根据标题去写文章,内容不一定重要,关键是标题要吸引人。比如在网站找爆文标题,略作修改,改方式变词语,文章就这样批量生产出来了”。

­  “之前是手动抄袭、洗稿,现在都用上洗稿软件了,把别的大号或传统媒体的内容复制进去,分分钟出结果,可以绕过各家平台的原创规定,发布时再穿插几张图片就行。利用这个方法,他们十几分钟就能完成一篇"原创"文章,可以同时用多个账户每天更新甚至每天多次更新。由于他们善于煽动情绪,筛选那些抓眼球的标题和话题,文章更容易获得好的推荐位置。阅读量高了,补贴自然也就上来了。”

­  另有知情人士爆料称,“做号集团”与某些平台编辑存在利益关系——知道内部的规则,知道什么样的内容会被推,评级、广告费用都会向他倾斜,里应外合地赚平台的钱,这是网上一度传出腾讯要“严查反腐”,也是某些自媒体自嘲“没有组织的人都死去了”的原因。

­  业界观察

­  巨头流量争夺战背后的畸形生态

­  三表的经历在行业内引起了广泛的共鸣和讨论,特别是作为利益方之一的自媒体群体,很多都对目前各种平台的补贴规则和做号行为表达了不满,认为专心做原创内容的人没有享受到平台补贴的红利,反而是那些利用规则的做号集团借势得利。

­  然而亦有自媒体人士坦言,因为各大内容平台的巨额补贴,养活的除了“做号集团”,还有数量惊人的内容创作者,谁也不愿轻易打消平台的补贴热情。

­  最先出现的自媒体平台是微信公众号。2012年8月,它凭借微信巨大的流量,催生了众多商业价值极高的大号。很快,其他平台也发现了这一商机。

­  短短几年间,今日头条依靠补贴拉拢作者,成为增长最迅猛的流量巨头,整体估值达到750亿美元。不断被批评内容低俗市井的趣头条,仅用了两年零三个月就完成了上市集资。而信息流广告收入则成为百度新的增长引擎。

­  在各家平台对原创内容的争夺之下,自媒体群体不少都尝到了靠笔杆子(或者视频)致富的甜头,前述被巨资收购的“量子云”只是其中之一,分别只在于不同平台存在用户偏好和流量的差异,补贴上也存在较大差距而已。

­  以科技圈为例,有“罗超频道”就总结出经验:大鱼号最为大手笔,在广告分成之外再给自媒体发奖金,补贴生产者,鼓励优质内容生产决心很大;企鹅号同样力度很大,采取跟阅读量直接挂钩的补贴和分成制度,最近引入保底计划;头条分成金额反而开始下降,或许与头条号数量变多有关,千人万元计划一次性圈定之后加入机会很小;一点的点金计划如果入选单位阅读量的收益很高;百家号的分成则大部分流向了传统站长。

­  因此,在普遍认为“自媒体红利期”已过后,整个内容创作圈,相互间更多交流的反而是如何编好一个标题(或者叫“标题党”),如何养号,如何孵化矩阵号,以及如何经营好粉丝将流量变现等等。

­  “露露事件”之后,有做号人士称并不担心,认为平台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,因为平台需要他们的存在,带动用户数量及在线时长的快速增长,双方是利益共生体。三表则说,驱除“露露”,乃至“露露”背后的“做号集团”,平台既没有能力,也没有意愿。

­  换句话说,流量至上的平台推荐KPI机制还将继续存在下去,创作者“适者生存”。(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)

上海妇科医院:左侧卵巢囊肿注意什么,保证健康的身体

上海临安做人流哪家医院好

糖尿病能喝罗汉果茶吗

上海冠心病医院排名前十名:容易造成冠心病的五大因素!

上海不孕检查去哪个医院

重庆市专业治疗的银屑病医院